狐说球事:盘点利物浦近十年五大球星

“你永不独行”当激昂的歌声响起,即使身处电视机前也能够感受来自安菲尔德的魅力。度过伊斯坦布尔奇迹般的夜晚,红军对从未触及的英超奖杯,发起冲击。十年光阴匆匆流逝,利物浦在本赛季如愿稳定英伦,当然,在红军人不懈努力的追梦之路上,同样涌现出一个个青年才俊,为近十年来红军的夺魁之路做好铺垫。本次,就让我们一同回顾近十年来,红军利物浦的五大球星。

一个人,一座城,忠诚是它献给安菲尔德最好的礼物。他有过拯救球队的神勇表现,也有过跌落凡间般的失误,史蒂芬··杰拉德用19年陪伴红军由低谷到巅峰,由巅峰在堕入深渊。在最后的深渊中,他还是提早离开了安菲尔德,与红军后来的真命天子擦肩而过。即使,他最为鼎盛的时期在二十一世纪早期,但近十年红军陷入低谷的初期,仍旧是他坚守在安菲尔德帮助红军渡过困境。13/14赛季,红军势不可挡,来自乌拉圭与巴西的两位追风少年,与杰拉德组成进攻群体,再加上当时如日中天的英格兰双星斯特林和斯图里奇,红军看似将在杰拉德最好年华的末期,登上英格兰之巅。但命运总是残酷地戏弄世人,斯塔福桥的致命滑倒,成为了这个大男孩一生的痛。在二十一世纪初期,帮助红军稳定欧洲之巅,原以为这是梦的起点,但却意外成为终点。末年的杰拉德已经不能够为红军付出更多贡献。而对于年过三旬的杰拉德来说,曾经距离那个梦寐以求的冠军奖杯是那么的接近,但却又无法触及。而那个时代,红军的英超最佳战绩仍停留在亚军。时光飞逝,光阴不再,那个曾经的追风少年,已然步入中年,安菲尔德未能成为杰拉德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。或许命运二字本就将悲壮定为它的主色调,但作为安菲尔德的勇士,杰拉德愿意率领球队绘上属于激情的红色。哪怕英超冠军成为其一生的遗憾,但为荣誉拼搏到最后一刻的勇士,在转身离开之际,也能拥有无数的仰慕者为其送别。众鸟皆有所登栖兮,凤独遑遑而无所集,当杰拉德最后一次抚摸通往安菲尔德球场内场墙上所悬挂的队徽,那一刻,19载光阴,映入脑海,他的内心可谓充斥着复杂与不舍。你注定要远去,注定要独行。

他是杰拉德之后,红军的灵魂人物。他并不最好的传球手,他也在防守端也没有极强的位置感以及防守能力,短传以及横向转移是他最为擅长的传递方式,场均跑动距离也未能够改变比赛的走向,即使将他职业生涯所有的高光时刻相加,都不能够改变其在人们心中的定位。乔丹·亨德森在杰拉德离队之后就倍受质疑,但这并没有击溃其对于利物浦的爱。他是天生的领导者,在赛场上他总是第一个为队友出头的人,他的一个眼神能够令脾气火爆的迭戈·科斯塔乖乖地转身离开。在克洛普到来之后,亨德森更是成为球队成功背后最默默无闻的那一个。刻苦的训练,积极的态度,在球队在积分榜上获得巨大优势之际警告提前庆祝的队友,专注于备战,领袖气质可谓是其在利物浦教练以及球员层面倍受尊重的原因。而正是这样一个以气质占据主力位置的中场球员,在克洛普治下逐渐将自己粗糙技术细腻化。以至于我们能够在欧冠决赛中看到亨德森一脚写意的传球,助攻奥里吉奠定胜局。亨德森也成为杰拉德之后,第二位帮助红军捧起欧冠奖杯的队长。哪里需要他他就出现在哪,曾经的工兵能够成为救火中卫,救火6号位,并表现优异,一次又一次帮助红军渡过难关,但却累倒了自己。当他缺席时,人们才看到,亨德森才是红军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个,对于球队引进不仅仅停留在进攻端或者防守端,而是在精神层面的鼓舞。也正是最为“平凡”的他,成为了第一个捧起英超奖杯的红军队长。人的生命力,是在痛苦的煎熬中,强大起来的。什么是人生,人生就是永不休止的奋斗。亨德森的强大气魄,让安菲尔德逐渐淡忘了曾经那个身披6号的队长,令红军重回巅峰。

2016年的圣玛丽球场,来自塞内加尔的非洲小将马内替补上阵,帮助球队上演了逆转好戏,而那场逆转好戏的受害者便是马内未来的东家——利物浦。所谓打不过便买过来,克洛普将这位仅用一场比赛便征服自己的非洲小将带到了安菲尔德。那个时期,正处克洛普的红军初期,菲尔米诺、库蒂尼奥以及马内成为克洛普手下的得力战将。初来乍到,马内成为红军右路的进攻爆点,速度以及强大的爆破能力使得那个赛季,红军在面对传统豪强的比赛中表现抢眼。随着搭档萨拉赫的加盟,马内让出右路转战左路以及中路位置,懂得利用比赛的节奏聪明的在比赛中创造进攻良机。并且,随着库蒂尼奥的出走,令马内扛起了回撤接应,组织进攻的任务,依靠团体来弥补个人出走留下的损失。出身贫寒使得马内懂得在训练中不断地进行自我蜕变,身高没有优势,那就通过身体对抗以及脚下技巧的强化来弥补,自律以及努力,令马内成为了当今英超联赛中最为恐怖的球星之一。在克洛普压迫战术的不断提升,罗伯逊也逐渐投入到进攻当中,他与马内组成的左路走廊更是与萨拉赫、阿诺德坐镇的右路,更加具备冲击性。伴随着马内不断地进化,利物浦也随之获利,球队在捧起欧冠奖杯之后,连续斩获欧超杯、世俱杯以及英超冠军三座沉甸甸的冠军奖杯。马内更是在18-19赛季,与萨拉赫、奥巴梅扬一同荣获英超金靴,曾经那个朴实的少年,如今已经荣誉满身。也正是与这两位英超金靴竞争者的非洲足球先生的竞争之中,马内笑到最后,成为了塞内加尔人的骄傲。回归故土,马内已经成为了人民偶像。作为当今最知名的塞内加尔人,马内对于祖国可谓是挂念在心,投资慈善,帮助贫困地区的儿童,成为了马内的“家常便饭”。火燎的金刚,烟熏的太岁,马内在利物浦的征服之路仍在继续,而属于他的“土味”童话也未完待续。

利物浦有着这样一名球员,在埃及的总统大选中,有超过100万的选民将票投给了他。他是的骄傲,他是安菲尔德的新任国王——他就是来自埃及的“法老”萨拉赫。他的职业生涯可谓跌宕起伏,在切尔西郁郁不得志后,转投意甲重返巅峰,登陆英伦再造王朝。当克洛普宣布将其收入麾下之后,质疑声可谓是铺天盖地,这个切尔西的“弃儿”能否成为安菲尔德的“宠儿”呢?首个赛季,萨拉赫便用各项赛季50+的进球数正面回击了质疑者的声音。不过,在那个巅峰般的赛季,萨拉赫却遭遇了职业生涯最大的一次遗憾。在帮助利物浦强势闯进欧冠决赛之后,在开赛阶段便因拉莫斯的犯规而遗憾离场,那一刻埃及人眼里饱含泪水,这本该是一个完美的赛季,健康的利物浦完全有机会击溃皇马,阻止白衣军团完成3连冠的壮举。泪水并非面对遗憾的最佳方式,用实力将遗憾的泪水转换为激动喜悦的泪水,才是最佳的处理方式。而在一个赛季之后,克洛普的红军再度席卷欧洲舞台,虽然萨拉赫的进球数不及首个赛季那样巅峰,但球队却在防守端进行补强,虎头蛇尾已经成为过去式。而正是在那个赛季,红军卷土重来,无论是小组赛还是半决赛都以一种奇迹的方式晋级。也正是在那个赛季,利物浦让我们铭记了安菲尔德奇迹,虽然萨拉赫因伤缺席那场奇迹般的逆转,但在看台上的他却每时每刻心系球队,正如他胸前所印刻的字样“You never‘ give up”。而萨拉赫在决赛及时复出,打入一球帮助红军在万达大都会球场击溃热刺,圆梦欧冠。在那之后,红军更是在英超一骑绝尘,最终在一个赛季之后,拿下队史首个英超冠军奖杯。这个来自埃及的大男孩不仅成为了安菲尔德的骄傲,更是埃及民族的骄傲,埃及的象征。

在利物浦名宿丹尼·墨菲的眼中他是“完美的后卫”和“真正的明星”,甚至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缺陷。而墨菲口中的那个人便是荷兰中卫范戴克,在克洛普的红军初期,已经搭建好红箭三侠进攻体系的渣叔,在后防线上缺乏一个沉稳的统帅。洛夫伦以及马蒂普都难担重任,而年轻的戈麦斯也缺乏经验,于是乎,在经历了兜兜转转之后,范戴克最终如愿登陆安菲尔德。7500万的身价更是打破了当时后卫转会费的记录。但贵的事物唯一的缺陷便是贵,初来乍到便迎接默西塞德德比,在头球完成处子秀的同时,范戴克稳健的防守也令无数球迷感叹,虎头蛇尾的时代一去不复返。在短短的半个赛季里,范戴克便用定海神针般的表现征服安菲尔德,在欧冠的淘汰赛阶段,更是帮助红军一路高歌猛进,却最终遗憾倒在了基辅的奖杯身旁。不过,荷兰人并不会因一时的失利而陷入低谷。反之,在利物浦的首个完整赛季,范戴克并用更加沉稳的表现帮助红军在英超赛场上奏响凯歌,虽然最终勇夺97分,但却仅以1分之差落败于曼城队,屈居亚军。英超虽然失意,但欧冠却成为那个赛季红军的安慰。在客战拜仁的关键战役中,范戴克交出惊艳的表现,不仅在防守端牢不可破,还在进攻端贡献一传一射,帮助红军在逆境中完成蜕变。安菲尔德之夜,是范戴克领衔后防线的坚守,才最终令进攻端火力全开,实现真正的奇迹。马德里之夜,更是在单防孙兴慜的时刻,大步流星跟上亚洲天王,贴身给予干扰的同时,将皮球解围出界。拼到最后一刻,范戴克终于释放眼泪,登陆红军的两个赛季,两度帮助球队闯进欧冠决赛,并最终实现问鼎,那一年终究是属于红色的一年。范戴克是红军攻城拔寨的基石,更是红军荣誉收割之路上的重要拼图,荷兰中卫的故事仍在延续,属于红军的时代也悄然而至。

从2014年杰拉德“世纪滑倒”的遗憾,到2020年红军如愿问鼎英格兰之巅,红军人经历了一代代人员的更替,最终找到最已阵。杰拉德的遗憾错失的奖杯,克洛普与他的弟子们将其带回安菲尔德。在这个属于红军的时代,安菲尔德奖杯墙上的数量仍有机会增加。属于红色的时代悄然而至,红军的追梦之路也永不停止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