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罗·乔治:那个赤脚打球的孩子终于成了NBA巨星

1996年,6岁的保罗·乔治在母亲病床边的地上铺了一个床铺,他每天都会来陪着母亲。这一年他们家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好消息是母亲不会有生命危险,坏消息是她身体左侧部分瘫痪。

6岁的保罗·乔治并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义,他只想每天和母亲一起进入梦乡。白天的时候,他和姐姐一起到球场上打球,他赤着脚在球场上奔跑。那时候的乔治心里有两座大山——一座是他每天都能看见的山脉,山的另一边是“真正”的洛杉矶,那里有好莱坞和洛杉矶湖人;另一座是姐姐Teiosha,在球场上,乔治始终无法战胜姐姐。

那一年,湖人得到了科比·布莱恩特,洛杉矶快船得到了洛伦芩·赖特。而保罗·乔治,正穿着自己用剪刀裁出来的牛仔短裤,在棕榈谷的露天球场上拼命练球。

2000年,洛杉矶湖人拿下总冠军。10岁的乔治把科比的海报贴在墙上,他把科比视为偶像,在露天球场上模仿着科比的动作。同一年,另外一个高中生也来到了洛杉矶的球队,那是达柳斯·迈尔斯,他在第三顺位被洛杉矶快船队选中。迈尔斯甩着头带走路的样子让乔治很着迷,有时候他也会学着迈尔斯的步伐在球场上走来走去。但快船队这支球队依然落寞,洛杉矶的两支球队,就像山的两侧,一边繁华,一边落寞。直到2001年,埃尔顿·布兰德到来,才让快船队看起来有几分“姿色”。

那几年,乔治和姐姐在自制的篮筐下进行1对1的比赛,那是一个用胶带裹缠的简易篮筐,篮筐的下沿已经倾斜,但这并不影响比赛。姐姐Teiosha拥有出色的基本功和投篮技术,她就是乔治的启蒙老师。

每年夏天,AAU的比赛就开始风靡,通过网络视频,乔治看到了与自己同龄的那些人在AAU上的精彩表演,他们都已拥有响亮的名头,被视为未来NBA的巨星。那些视频给乔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,他渴望与他们一样。

于是,保罗·乔治背着装满石头的背包,在山脉和沙漠里奔跑、攀爬。他站在山上对自己说——我要到山的那边去,我要出人头地。

为了乔治的这个梦想,父亲每天打两份工,他每天早上3点出门工作,晚上7点回家。那些在乔治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,父亲全都做到了。高二那年,每天不懈努力的乔治终于得到一次机会,AAU球队Pump-N-Run邀请他加入,这支在当地臭名昭著的球队对乔治非常赏识,他们派车接送他训练,带他去参加比赛。

AAU的比赛让乔治从寂寂无名变得小有名气,在奈特高中,他成为校队首发,给球队带来了24胜4负的成绩。高中毕业那年,乔治并不是全国闻名的高中生球员,但也得到了一些名校的青睐,帕特里克·尤因和阿伦·艾弗森的母校乔治城大学就是其中之一。但最终乔治选择了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弗雷斯诺分校,这所学校的历史上只有过一位NBA球员,叫梅尔文·依莱—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。

乔治选择这所大学,很大原因是因为离家近,这样父亲就可以带着家里人来看他的比赛。在弗雷斯诺的两年,家人没有缺席他任何一场主场比赛,他们每次驱车3小时来,比赛完后又驱车3小时回家。

大二那年,他见到了将来在洛杉矶的队友科怀·伦纳德,那是一场与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比赛,尽管对伦纳德早有耳闻,但第一次交手时,还是让乔治有些惊讶。这个和他一样来自加州的孩子,比他想象得还要冰冷,他一句话不说,只顾着比赛。

那一年,乔治打出16.8分7.2篮板和3助攻的成绩,他决定试试NBA选秀,这是他从小立下的志愿——出人头地。

球探报告对乔治的评价非常理想,当经纪人在电话里说“保罗·乔治的名字在乐透名单里”时,父亲激动得流泪。那一刻父亲回想起来的,肯定是那个深夜里独自在篮球场练习的赤脚男孩。

保罗·乔治当然希望被洛杉矶的球队选中,几乎每一个洛杉矶的孩子都有这么一个梦想。那一年,洛杉矶快船队拥有8号签,如果能被快船队选中,那就可以和布雷克·格里芬一起打球。不过快船队没有选择乔治,而是选择了阿米奴。随后印第安纳步行者队在第10顺位选择了保罗·乔治。在此之前,步行者曾考虑将这个选秀权和格兰杰一起交易出去,但最终交易没有达成。

乔治进球队的时候,丹尼·格兰杰已经是全明星球员,在08-09赛季,格兰杰成为最快进步球员并入选全明星。这位老大哥对乔治无微不至,几年以后,当两人的命运出现反转时,乔治仍然说——格兰杰是我的大哥,我学会的一切都是从格兰杰那学到的。

但步行者的战绩如同被诅咒一般,在过去4年里他们3次东部第九,每次都是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眼前溜走。保罗·乔治暗自发誓,一定要帮助球队打进季后赛。

职业生涯的首场比赛,就是对阵拥有GDP的马刺队,替补登场的保罗·乔治在23分钟的时间里5投1中,只拿到4分3篮板2助攻,不过在防守端,有2次抢断和1次封盖。这场比赛让乔治真正体会到什么是NBA。

44场比赛后,步行者只有17胜27负,如同陷于淤泥之中的局面,让球队不得不解雇主教练奥布莱恩。随后里克·皮蒂诺的弟子—弗兰克·沃格尔开始执掌球队,这位从来没有打过NBA的教练开始推行他“防守至上”的理念。从一个“毛遂自荐”的愣头青到NBA主教练,沃格尔走过了一段常人无法想象的人生道路。他坚信他的精神和理念可以让这支球队振作起来。

他做到了,步行者赶上了季后赛的末班车。在新秀赛季里,保罗·乔治在场均20.7分钟的上场时间里,只得到7.8分3.7篮板和1.1助攻。但基于沃格尔的防守理念,他场均能贡献1次抢断,这项数据在全队里仅次于两名首发球员格兰杰和达伦·科里森。更重要的是,沃格尔所灌输的思维理念让乔治相信未来是光明的。

2011年,迈克·邓利维(小邓利维)转投密尔沃基,保罗·乔治被提到首发。

未来是光明的。保罗·乔治和步行者这支球队一样,在新赛季里脱胎换骨。这支上赛季季后赛险些被横扫的球队,在2011-12这个缩水赛季里打出了42胜24负的成绩,位列东部第3。而保罗乔治也将自己的数据提升到12.1分和5.6篮板,另外他以单赛季108次抢断,排在联盟第6位。

保罗·乔治并不相信命运这种东西,否则他不会翻过那座大山到达洛杉矶的另一面,但现实的一些事情,让他开始相信,或许真的有命运这种事情存在。

2012-13赛季刚刚开始,丹尼·格兰杰受伤,无限期缺阵。背负球队前行的重任交到了保罗·乔治肩上。或许没有人想到,一支失去核心的球队,反而会越战越勇。乔治在这个赛季的成长让媒体和球迷目瞪口呆,再加上大卫·韦斯特和兰斯·斯蒂芬森的爆发,印第安纳步行者在赛季末依旧站在东部第3的位置。

乔治入选了全明星,并成为当年最快进步球员。这一切比他想象得来得早,但同时也让他担忧——我是曾经的“丹尼·格兰杰”吗?

乔治这三年走过的路,就是当年格兰杰走的路。在庆幸的同时,难免也有些担忧——未来的我会不会是今天的格兰杰。

那一年,这支坚韧的步行者打到了东部决赛,他们把拥有三巨头的迈阿密热火逼到了抢七,而抢七大战上,保罗·乔治状态低迷,只得到7分7篮板,球队以23分惨败。惨败之后,难免会招来一些非议,甚至有人会设想“假如格兰杰在”之类的假设。

乔治会把这些烦恼在钓鱼中抹淡,每到休赛期,他就会去钓鱼,这可以让他平静下来,忘记烦恼,忘记那些刻薄的评论,忘记命运论之类的事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,这是一种怀念——在他小时候,父亲总是带他们去钓鱼,然后教会他们一些生活的道理。

夏天过后,格兰杰归队了,但这支球队已经找到了新的领袖。步行者以5年9000万续约了保罗·乔治。在记者会上,格兰杰说——我做好了回归的准备,我希望能回到首发阵容,我愿意调整自己的打法,以适应球队现在的化学反应。

但仅仅29场比赛后,拉里·伯德决定交易格兰杰。乔治对此无比失望,他发表了很长一段话来发泄自己的情绪,他在那段文字里写道——我曾见过一人为这支球队效力,并付出了一切,但最终还是被无情甩卖了。

格兰杰在得知被交易后的第二天来到球馆,向队友们一一道别。那场面就像两代人的交接仪式,印第安纳进入了“保罗·乔治”时代。坚韧的印第安纳步行者不负众望,以56胜26负位居东部榜首。

那年夏天,保罗·乔治被国家队征召,以备战西班牙世锦赛。在拉斯维加斯训练营里,乔治遭遇了他的“命运”,他在一次追防中意外受伤——胫骨部分严重弯曲成90直角。

落地的那一刻,乔治觉得整个训练馆的空气都凝住了。他试图站起来,但腿已经不听使唤,他看到训练师飞奔过来,周围的人拿着手机在拍摄,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。这时候,乔治才看到自己的腿。

去往医院的路上,乔治回想了自己过去的点点滴滴,棕榈谷的露天球场,家后院的简易篮筐,和姐姐的每一次斗牛,AAU的那些人,奈特高中,弗雷斯诺大学,以及第一次站在NBA球场时的情景。然后他又想,他们(步行者)会把我怎么样?那个人,为球队效力,付出一切,然后他们将他无情甩卖了。他们又会对我做什么,我的未来会怎么样?

乔治想着这些,然后看看了身边的母亲,此时他又觉得庆幸——庆幸今晚母亲正好在身边。母亲握着他的手说——儿子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这是当时所有人对保罗·乔治的定性,没有人相信他可以回归,除了他的家人。康复期间的日子无比煎熬,乔治无数次感到沮丧,他经常会想——如果不能打篮球了,我还能做什么?

母亲和姐姐始终陪伴在他左右,在他沮丧的时候,用他小时候练习篮球的事来鼓励他。乔治也时常会想起——棕榈谷里那个赤脚练球的孩子。

这个孩子翻过了大山,成为了NBA球星,所以,只要坚信,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前行。

没有人相信保罗·乔治可以回归,直到他在15-16赛季出战81场,场均拿下23.1分7篮板4.1助攻的数据。这是他职业生涯的新高,他再次入选全明星,步行者重回季后赛。

保罗·乔治涅槃重生的故事被作为“励志”的典范,在体育界甚至全美流传,这是一个典型的“美国梦”,但这个梦没有持续多久。

下一年,关于保罗·乔治与洛杉矶湖人之间的传闻遍布街头巷尾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depererotary.com/,nba全明星有人说这是背叛,有人说这是一个“洛杉矶孩子的梦想”。这个传闻一度让人们觉得保罗·乔治加盟湖人已成定局,湖人队总裁约翰逊甚至因此被联盟罚款50万美元。

然而最终,故事向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——保罗·乔治被交易至俄克拉荷马雷霆队。洛杉矶的孩子没能回家,这样的结局让一些人愤慨。这场“闹剧”谁对谁错其实并不重要,我相信乔治曾经是真的想去湖人,也相信湖人也是真的想要乔治,nba全明星但生意场的事,很难用情感去评断对与错。

俄克拉荷马的第一年,乔治的数据有些下降,到了赛季末,他必须考虑新合同的事。时间给了他第二次机会,是留在俄城,还是再与洛杉矶“续缘”?他问了家人的意见,也请教了联盟里的一些前辈,他还特意去拜访了德维恩·韦德,韦德告诉他——跟随你内心的想法,哪里让你觉得舒服,对你而言什么最重要?

2018年夏天,乔治决定留在俄城,他说——随他湖人恨我或者爱我,这就是我最终的决定。

俄城的第二年,人们看到了一个MVP级别的保罗·乔治。俄城这座城市,不同于印第安纳,更不同于洛杉矶,这里曾经辉煌过,但辉煌过后是怨恨。杜兰特的离开让这座城市始终带着一点怒火,他们在等待一个英雄,和威斯布鲁克一起点燃这座城市,燃烧全联盟。保罗·乔治在第二年的表现,让俄城人看到了“复仇”的火种。

然而,这团火,被达米安·利拉德的那记超远三分彻底扑灭,连续两年止步季后赛首轮。这座城市不得不再次冷静下来思考,思考未来在哪里,这座城市曾有过英雄,只是结局都不完美。

但最终他还是回到了洛杉矶。乔治说:回到洛杉矶的旅程对我来说不可思议,10年前当我离开大学时,所有人都以为我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加盟洛杉矶快船队后,乔治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电话,告诉她自己将回到洛杉矶,效力快船队。一个洛杉矶的孩子,终于回家了。

保罗·乔治说:我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洛杉矶孩子,我来自棕榈谷,在山的那一边,小时候我在沙漠里奔跑,梦想到山的另一边去,梦想出人头地,梦想在斯台普斯的灯光下比赛。

Leave a Comment